刺骨+番外 作者:酸菜坛子(47)

2019-03-13 16:20

  这种刺激下他根本坚持不了多久,一边难耐地轻哼一边小幅度地挪动自己的胯,他脑子里能描绘出厍潇漂亮的嘴唇在包着自己,厍潇现在的眼尾一定是粉色的。

  有生以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极致的快感,林西顾痉挛一样地射在厍潇嘴里,射在他灼热的喉咙口。

  他直起身到林西顾旁边,抓起他的手,摊开掌心。然后低头把刚才没吞下去的一半吐在林西顾掌心。

  厍潇在自己身边居高临下地带着自己的手给他撸动,自己的鬮液都沾在厍潇的鬮身,林西顾羞耻得要炸了。

  但是这样的厍潇太姓感了,林西顾贪婪地盯着他看,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甚至可以看到厍潇蹙起的眉心。

  林西顾用拇指刮着厍潇顶端的小孔,去碰他前面边缘凸起,掌心贴着他的筋络,感受着他在自己手里涨到更大,然后难耐地跳动。

  厍潇哪怕在这样的时候都是安静的,他只是呼吸变得急了,表情看起来有些痛苦。

  最后他射出来的瞬间林西顾跪起身去亲他的嘴,厍潇射在林西顾身上,烫得他发抖。

  他用手抹掉厍潇射在自己身上的东西,用手攥了攥。感受着他的跟自己的混在一起。

  林西顾简单用纸巾收拾了一下,然后去洗手间把热水器开了,这样明早他俩才能洗澡。

  林西顾皱了皱眉,一把扯开他身上的被,不太开心地说:“你盖什么啊,我不怕”

  林西顾清楚地看见了厍潇的满身伤疤,也看到了刚刚自己咬在他手腕上的牙印。林西顾抬起他的手,亲在他手腕上,问:“我是不是咬疼你了?”

  刚才俩人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害羞了,不过这么亲密的事还是让林西顾开心更多。他贴上去,摞在厍潇身上,轻轻咬他的下巴。

  林西顾去亲他的嘴,然后笑着说:“你刚那什么我,我这么亲你有点别扭。”

  他就是不好意思直说,你刚咽了我的那啥,我亲你都有点嫌弃。厍潇射出来的时候林西顾跪起来去亲了他的嘴,亲完就后悔了,这等于自己也接触到了自己的东西。

  “唔”林西顾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,用嘴唇在厍潇肩膀上蹭。

  林西顾被他捏得有点痒,他笑着扭,扯过被子盖住两人的身体,然后脸扣在厍潇颈窝,不动了。

  厍潇一下一下轻轻拍他后背,林西顾折腾到现在,加上被厍潇这么拍,有点困了。

  他闭着眼睛喃喃地说:“厍潇我每天都想你”

  “我说我精神不太好了,我爸不相信”林西顾闻着厍潇的洗发水味,快要睡着了,他说话时候呼出来的热气都喷在厍潇脖子上,暖暖的痒,“可是我真的不太好我睡不着觉,也不想吃东西我有时候会焦虑嗯然后”

  “怎么”林西顾困极了,眼睛半睁不睁地看着厍潇。

  林西顾反应慢半拍,他想了半天才说:“唔我说我精神不太好。”

  林西顾点点头:“嗯,我睡不着我总是想你。”

  厍潇不说话了,只是盯着他看,表情严肃得怪吓人的。林西顾笑了下说:“不过后来好一点了,我睡前要喝点东西,这样有时候就能睡得还挺好的。”

  厍潇手放在他头上,拇指轻轻刮他的眉毛,从眉心刮到眉梢。他低声说:“不要想我。”

  厍潇被他噎了一口还没说出话,林西顾突然想起了这段时间心里的不平衡,开始拿起小账本翻旧账:“也就你最厉害了,你想怎么就能怎么,你说不联系我就一条短信都不发,你最棒。”

  他摸哪只眼睛林西顾就闭上,睁着另一只,他摸另一只的时候再换,继续说:“我要是不这么坚强我心都碎成渣了,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坏。”

  提起心里这些小委屈林西顾彻底不困了,他从床上坐起来,低头说着:“你连自己过得好不好都不跟我说,我说了让你给我留卷子放我桌上也不给我留。我喜欢你这么久,好不容易能跟你在一起,你亲口说过的话,说不算数就不算数了”

  林西顾真是越想越委屈,鼻子都开始酸了,“你推开我我都没怪你你说不联系我就不联系我。”

  他垂着头坐在那儿翻小账,看着可怜又可爱。厍潇也坐起来抱住他,笑着揉他的脸。

  林西顾看看他,眨眼说:“还能笑出来呢?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”

  林西顾重新躺下去之后闻了闻自己的手心,然后皱着一点眉毛:“我怎么总觉得有味儿呢?我都洗了两回了”

  他就是嫌弃自己,觉得没洗干净手,要是手上只有厍潇的东西林西顾就不会觉得,但是沾了自己的他就难受。平时夜深人静他自己弄的时候都尽量注意不要弄到手上,如果弄上了他就得洗好几次。

  林西顾又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,觉得整条记忆神经都热烫热烫的,一触到关于刚才的记忆就变成红色,热热的。

  厍潇在临睡之前在林西顾耳边说:“不要想我,过你自己的生活。”

  他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说这么绝情的话,林西顾不想理,抬手捂住他的嘴:“厍潇,人是情感动物,不是机器。不是我说不想你就不想你,不是你让我走我就能把什么都忘了。”

  “你让我过我自己的生活,可是我的生活没有了你那就不叫生活。”

  他也真的困了,没过一会儿就睡熟了。厍潇在旁边看着他,林西顾睡得毫无防备,闭着眼睛安稳呼吸的的样子很乖。

  林西顾一下子就笑了,他笑得眼睛弯弯的,刚睡醒声音还是哑的,他软软地跟厍潇说:“早上好啊”

  林西顾面向天花板瘫在床上,甩了甩胳膊,被子里的自己还是光着的,他想起昨晚的事记忆神经又开始发烫,他哼唧了一声说:“咱俩今天都迟到了。”

  “我今天不上学了,”林西顾伸手过去摸了下厍潇,他也是光着的,林西顾缩回手,“你也别去了,行吗?”

  林西顾从家里找了两条新裤,他从这边走的时候就带了几套衣服,多数东西都没拿。

  林西顾洗完澡穿了套睡衣,然后给厍潇找了条短裤。家里地暖给得很足,不冷。他们俩那天哪儿都没去,就在家待了一天。

  厍潇攥着他的手,当时没说话,过了半天才慢慢说:“我妈回来了。”

  林西顾瞪着眼,心猛地一咯噔,“那、那你这么出来,让她自己在家能行吗?”

  厍潇安抚地捏捏他手心:“他不在家。他的酒店出了问题。”

  “他有酒店?他是开酒店的?”林西顾才发现这么久他还不知道那人是做什么的。

  厍潇说了个名字,然后说:“他跟别人一起。”

  林西顾是真的有些惊讶了,算得上本市挺有名的一家了。有钱有势,厍潇什么时候才能从他的阴影下逃离出去。

  林西顾小心翼翼看着厍潇:“她为什么回来?”

  他即使不出声林西顾也能想到差不多。他想起厍潇说过的,他,和他妈妈,谁也别想走,谁也走不掉。厍潇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是真的不抱一点希望的。

  林西顾记得厍潇妈妈的长相,很漂亮。厍潇身世不幸有她的关系,因为所嫁非良人,所以她的一生都是黑暗的,连带着下一代的一生也是黑暗的。

  他答应了他爸今天会回去,所以天黑之前他就要走了。临走之前林西顾抱着厍潇,一遍一遍地跟他说:“不可以不接我的电话,不可以不回我的短信,不然我还来找你。”

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
 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联系方式:Email: